點選卷期瀏覽

 


  作者彼得•奧斯貝克(Peter Osbeck)為著名的博物學家卡爾•林奈(Carolus Linnaeus)(1707~1778)的學生,以一名隨船牧師的身份跟隨瑞典東印度公司的商船“卡爾親王號”(Prins Carl)來到中國。這艘船於1750年11月18日從瑞典西海岸港口哥德堡出發,並於次年8月22日抵達廣州,在那裏一直停留到1752年的1月4日。該書於1757年斯德歌爾摩瑞典語第一版;1765年Rostoc德語第一版;英文版據德文本譯出,1771年由倫敦Benjamin White公司出版。這是第一份公開出版的瑞典訪問者在中國的旅行報告。

  奧斯貝克在中國停留的這四個半月期間,搜集了相當多有關中國植物的資料,同時他也將對中國人日常生活以及中國文化的觀察記錄了下來。他的觀察不但真實可靠,而且大多十分敏銳,有時還能濾除從書本上讀到或是道聼塗説的一些成見。

  林奈希望能夠搜集到世界各地的相關資料,並以此為基本素材,在他的《自然系統》(Systemanaturae)中對所有自然物進行規模宏大的分類,因而他周遊各地,尤其是在瑞典境內遊歷,並留下了一些有關其所到之處的寶貴記錄,這些記錄文筆優美而有見地,而他的一些學生足跡也曾到達世界上其他地方。1731年瑞典東印度公司的成立使得他的一些學生有機會到亞洲遊覽,因此林奈非常希望彼得•奧斯貝克—他的得意門生之一能夠造訪中國,因為他相信奧斯貝克能將這一任務完成得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出色。當奧斯貝克回到瑞典後,果然向林奈展示了數百種的新植物種類。林奈非常高興,他試圖說服奧斯貝克再度遊歷中國,他說:“毫無疑問,在一次航行中,你所能做到的比其他一百人加起來的還要多。”然而,奧斯貝克始終沒有能實現他的第二次中國之行。

  在整個18世紀中,“中國觀”在瑞典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,而之所以出現這種對於中國的興趣,則要歸功於瑞典東印度公司與華貿易的展開。東印度公司的船隻將大量中國生產的物品帶到瑞典,同時公司又在瑞典經濟史上起到過相當重要的作用,在1731~1806年期間內,至少有130個航次來往於哥德堡和廣州之間,這一貿易往來使瑞典獲取了許多有關中國的新資訊。

  書中作者以博物學家的視野對所經各地的動植物做了詳細的記錄,作者對於原來所未見的動植物書中都附有插圖。其中有關中國動植物的內容記錄在1751年7月到1752年2月的日記中。書中即可見多幅精美植物版畫,若以屬別來分,有金錦香屬(Osbeckia)、鳳尾蕨屬(Pteris)、瓶蕨屬(Trichomanes)、山芝麻屬(Helicteres)、鼠李屬(Rhamnus)、假杜鵑屬(Barleria)、天名精屬(Carpesium)及海州常山屬(Clerodendrum)等,各幅植物圖不但寫實性高,與現今之標本或生態照對照之下,亦具明顯鑑別性,為不折不扣的科學插圖。該書還附有瑞典博物學者奧東夫•托林Olof Toreen牧師給其導師林奈(近代著名生物學家)的信件,內容主要關於印度以及中國的植物。最後附有查爾斯•古斯塔夫Charles Gustavus船長的《中國農牧業簡史》。